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印藝科技 > 經營管理 > 青水彩色七十年的三代印刷情緣

青水彩色七十年的三代印刷情緣

台灣《印刷人》第233期 更新日期:2016-11-28

台灣印刷產業近年似乎被合版印刷占盡各式媒體版麵的話語權,尤其在每年年終尾牙上送車子的公司,許多同業常會被朋友問及印刷業那麽好賺嗎?但隱身在台一線省道161公裏南下路口處的青水彩色印刷公司,擁有2400多坪廠房,是一家大印刷、包裝廠家,為了迎接創業70年,第二代和第三代經營者在廠房擴建及新設備更新上花了1.3億元,這種穩健又能進取的「老商業模式」,才能支撐台灣印刷業向百年企業邁進的最大推動力量。而在台中經營已有104年曆史的「瑞成書局」,他們用數位科技印製17,000多種每種各10冊的經冊,也同樣具有無窮的動力。

青水印刷公司王昭明董事長拿起手機開啟他感到自豪的一頁,那是一部六色加上光的最厚重菊全平印機,以每小時16,000張全速印刷厚卡紙及上光,這是讓印刷者花了六千萬元的大夢成真。王董事長自年少就在印刷廠長大,又是機械科的高材生,是一個對機械、電機、電子充滿了憧憬的人,自己製作自動平軋模切機去廢的治具,也動手做UV局部上光的部份機組,工廠裏的印刷機和加工機設備,如有不理想的地方都會自行動腦筋修改,才能擁有這麽好的高性能生產設備。王董向筆者表示,投資購買機器設備就要買最好、最精密、耐用的印刷機,絕不會為了價格的高低而放棄自己的理想執著。筆者向王董說:「您的決定,買下一部可用20、30年的好機器,它使用平麵軸承以及齒輪驅動之外,又有長車軸做兩座一座的差速驅動,所以在強力壓印下,不隻網點再現穩定連滿版也最厚實,那麽在齒輪磨耗少之下,印刷機能有2、30年高精度服務年限!」王董說:「用車軸做差速輔助驅動,尤其七個單元機器這個耐用優勢我知道,但是使用平麵軸承可以印出更紮實的網點和滿版,這比使用滾柱、滾錐軸承印刷機,更具吸收震動能力,我這個學機械的人怎麽沒有悟出來呢?」這份知不知肯麵對自己知識的精神,才能活到老學到老的再往前發展邁進。

青水彩色印刷公司的創辦人王桂川先生,生於「辛亥革命」的1911年,子孫們至今仍對這位活了95歲的創辦人充滿著尊敬及懷念。王創辦人原本出生於南投縣水裏鄉,後來過繼到清水鎮王家,生父、母原先約定可前來清水探望,不像當時「賣斷方式」,而昔日一趟7、80公裏從山裏到海邊的路程,得花上一整天的時間,要搭乘山線火車再轉海線的漫漫長路。桂川先生來到清水不久,養父即過世了!他非常勤奮好學,在日文學習上除書寫一手漂亮的好字之外,在日語演講比賽由學校奪冠到全鎮、全台中州,更躍升到全台灣日語演講比賽,都是名列前茅的成績,而這樣的可造之才,在環境的因素下也隻能早早進入社會習藝做工。王桂川先生的頭圍長得很大,一般的帽子往往都戴不下,需至原廠做加大製造,然而這個大頭卻充滿著智慧又有學習的熱忱,在印刷廠服務不隻有裏裏外外工作經驗,更有很多書本上的知識上身裝在大頭裏。

二次大戰之後,日本人回去了!當時桂川先生35歲,在百廢待舉又有家室子女的狀態下,不自謀生活也不行,所以在1946年創立「清水印書局」,從一部無馬達用腳踩活版機開始,承印各種表單、書冊。這不僅是有印刷也有出版業務,但由一位熟讀日本曆史文化的人,遇到全部改用漢字出版排字印刷的環境之外,在228之後又是一陣動亂和白色恐怖,1949年國府撤退到台灣,王桂川先生得要從頭再學不同漢文的中國式文件及排版,這是無奈的事,加上夫妻倆養有9個孩子(5男4女)加上10名員工,可以說是食指浩繁,因此,王昭明董事長及姊妹們,在很小時候便要幫助工作,尤其印刷的後加工,由於剛開店時的印刷機沒有馬達設置,以純手工扳動方式加壓,也沒有裁紙機,完全使用12公分18公尺的長界尺,壓在紙堆上用腳踩緊,由手工拿裁紙薄刀在界尺導引下來回滑動加壓裁切紙張,在夏天要揮汗如雨的工作,才能裁切一百多張紙,而鉛字也要熟練的揀字、排版、打樣及用印刷機去印刷,每天工作很辛苦時間很長,才能做出一點點工作。王桂川先生淵博的日本文化修養,在1950年代馬上又要轉換到中國的文化,所以王創辦人努力收集中華民族的史料,由黃帝開始到民國曆朝、曆代的更迭轉變,編印出簡明國史世係圖的出版品,供學校教學使用,可見王創辦人的才華及用功。而在一、二十年的活字排版、印書、印表格和名片的業務之下,工作漸有起色,也隨著子女的成長上學,經濟上的擔子也日益加重,所以工廠即家庭,除在家庭生活之外,孩子們不論男女在課餘都要參加生產。

王董事長回憶起早年求學的日子,早上6點鍾由清水出發前往彰化高工,早餐吃白米飯隻有一小截對分二分之一油條當佐菜,中午的便當較好一點,有一大盒白飯外加一整截(二分之一條)油條當下飯菜,每天要走近半個小時才到清水火車站,搭乘半小時火車抵達彰化後,再走半小時才到彰化高級工業學校,先從初中部學機械,當時的機械控製由全機械連杆、離合器控製才變為馬達遙控,控製盒上有一個綠色On按鈕及一個紅色Off按鈕做電磁開關控製馬達運轉的驅動和停止。那時王董想到未來一部機器會有很多馬達,就會有許許多多配件的控製開關、機器的外麵布滿配線,在執行極為複雜的控製,那麽不規則的運動,機械是靠凸輪的外型變化,去驅動凸輪上麵的滾子做出有時規性的線性變化動作。至今印刷機筒上的咬爪開閉動作,仍靠凸輪及咬爪杆端的的滾子,在筒旋轉時,滾子在凸輪麵上取得閉開的動作訊號及能量,王董也想到這一個凸輪不規則的時間變化動作又會如何去演進成使用電機、電子化控製呢?今天已經有很多伺服控製馬達,不隻可以訂出運轉速度、時規,更可在控製下變化驅動正轉或反轉的不同方向,所以在PLC可程式化控製模式,快轉、慢轉或正轉、反轉都可任意控製,不隻可取代凸輪,也用來做網版印刷機刮刀正向刮印、反向回刀的變化動作,印刷麵積的大小、移動距離及刮刀速度,在伺服馬達控製下,可十分方便調節印刷機上紙張的尺寸、厚薄變化,精準的移動飛達、邊規、收紙,已經不用人手和人眼,完全以數控化做調節。今天這些控製已精細電纜化,十分的精簡,不再是整部機械全是機械及按鈕。王董還在小學時也十分具有想像力,早期看到馬達是用一個大馬達去傳動長長驅動軸,每一部要用動力的印刷機、加工機、鑄字機,都用長長的皮帶連上傳動上的空轉皮帶輪,就是輪子和軸心沒有傳動插銷的空轉輪,等要印刷時才將在空轉輪的皮帶用推杆送到隔鄰有傳動插銷的傳動輪上,如此皮帶才有動能去傳動印刷機、工具機。當時的馬達體機都很大,很少有小馬達,王董在學校也要學電機,對於馬達的傳動構造就感到很好奇,不知馬達外圍環繞的線圈通電後,轉子就能產生動力運轉,後來知道是由線圈通電後產生磁場所推動的。當單相交流馬達的啟動器壞了,就無法讓馬達帶動起步,但隻要拉動皮帶或傳動軸,就能讓馬達往正向或反向旋轉,也是一件很特殊的事。他在通學的路上有時會想,如果將馬達外圍的線圈拆下做水平序列,反倒把被驅動轉子功能放在另一平台的底下,這是否會有磁性力產生,平台因磁力浮起會沿電磁線圈的序列往一個方向驅動前進呢?在60年前的一個年青高工生,就在想今日磁浮列車利用磁力使車體上浮,以無接觸往前驅動的線性馬達。現在上海浦東機場到龍陽站40多公裏,已有近400公裏時速的磁浮列車在運行,日本自1970年就著手發展磁浮列車,現在已在東京品川站建設往名古屋的磁浮列車,時速高達550公裏,40多分鍾可跑350多公裏。王董在年少時的生活雖十分拮據,卻不能限製他對高科技的憧憬和想像,人因為夢想而偉大。回到當年的現實麵,每天中午隻有半截油條的冷便當可吃,在冬天時這涼飯就成為難以入口的冰冷凍飯,雖又累又餓也難以下口,同學們便想出一種叫做「榨油」的運動,如今天橄欖球賽的球員,大家集合在教室後方,肩並肩向中央及背牆相擠,在推擠壓下產生一些暖意,直到有點冒汗再回到座位上吃那隻有半截油條的「凍飯」,就比較能下咽了!學得一身紮實的機械技能,才能出來打天下。問王董:當年為何沒有翻越大肚山,就讀台中高工學校的機械科呢?王董說:因為當時清水到台中的巴士小、座位有限,商家不想優待太多學生占據空間,所以價錢高,若改搭火車則必須先搭海線由清水到彰化,再轉山線到台中,需花費一倍以上的時間。畢業之後,前往北部的煤礦場從事機械、水電的建置維修工,通常要到新開礦脈前緣架設,在暗無天日的地底下數百公尺處,隻靠一盞頭燈工作,每天出了礦坑才能確定又平安的過一天。有一次在礦坑閃避台車時跌倒幸好撲向洞側沒跌下鐵軌,否則就身首異處了!當年坑內沒有任何通訊設施,隻能透過沿坑壁的一條數百公尺長的8號鐵絲,做強力拉動向坑口的絞盤手通知停車,否則坑底下發生的狀況全然不知,經過這次的驚魂事件後便離開這危險的職場,後來也曾到過紡織廠工作,直到父親50開外、工作40多年,所以決意回自己家裏的「清水印書局」,一方麵為父親左右手,另一方麵給工廠一個新的動能,因為弟妹們勤奮好學,希望多栽培他們再往上讀更高學府接受更好的教育。

在王昭明回到自己工廠之後業績好轉,不久就增加設備、人員及業務,此時的原有廠房已不夠用,將光明路的平房改建成兩百平米(3樓)包含住家、生產工廠的營業場所,但對11口人又要做為生產空間來說仍顯十分局促。在不算大的生產場地,擺放著幾部活版印刷機、裁紙機及手工裝訂設備之外又有20名員工,平均每人分不到1坪地。1973年公司更改為「青水印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在公司登記時原以清水鎮的地名做為店名,但因地名不能用來做為公司名稱登記,隻好將清水的三點水舍去成為「青水」,沿用到後來改為「青水彩色印刷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也從活版鉛排印刷改成平版印刷,才能進入彩色印刷的世界。1974年王氏兄弟在技術上做了一個改變,購入一部菊全手送紙平版印刷機為公司做轉變,相較於中部的台中市、彰化市,那時已有7、8家公司在承印教科書,他們至少都要有2部自動平印機,甚至有自動雙色平印機,在產能規模上和他們相去很遠,加上活版2、3部的工藝既繁複又需具有技巧,每天的產能十分有限,所以有變革算是比全不變好。清水鎮原本是省道台一線號,可說車水馬龍是南來北往中心點,加上清水在荷治時期有很著名的平埔族原住民部落,後來漢人聚集又有香火鼎盛的清水岩寺,現在由基隆到高雄的國道1號中山高速公路開通後,清水的交通樞紐地位動搖了,大家改往台中市中清、中港交流道。青水彩色印刷在1990年代,進口一部二手菊全雙倍多色機,當時載著3、40噸重印刷單元的聯結車,由基隆開往清水選擇行走距離較近的中清交流道,在過了清泉崗機場往西的下坡道,因坡道迂回陡峭而在轉彎處翻覆,兩座印刷機組嚴重損壞未能修護,這是繼中華彩色印刷向德國購入MAN菊倍大型平印機,在當年基隆通往台北的「麥帥公路」,今國道1號台北基隆段,不知因會車或其它原因,駛出車道而駛入鬆軟路肩,導致車身傾斜使車上的木箱撞擊山壁,木箱內部的機件有所損毀,但在原廠保險費項下做修複損失並不大,然而青水彩色是購買小森二手巨型機,因為修護的零件及車體損壞很大,雖曾極力尋求修護之道,最後卻隻能當為廢鐵售出,這是沒有高速公路的一次大損失。

青水印刷局加入平版印刷生產後,成了中部海線較具規模的平版印刷生產廠家,在兄弟合力努力下業務十分昌盛。不出三年即搬入中山路新建公司基地,擁有140坪地、建築麵積更達260坪,為青水印書局的快速發展奠定基礎。從幾部手擺平印機發展下,於1981年進口第一部菊全海德堡SP 102單色平印機,不隻速度快且厚紙、薄紙都能精密品質。受台灣景氣和外銷暢旺,青水彩色大手筆購入義大利Harris Aurelia海利斯.歐利亞的酒精濕潤係統四色及雙色平印機各一部,投資金額非常之大。美國海利斯平印機擁有6~70年平印機製造經驗,是平版印刷機泰鬥,但美國海利司認為商用輪轉平印機才是今後平版印刷機的主流,所以把設計及市場轉到義大利杜林和OMCSA公司合作,生產出Harris Aurelia單色到六色張葉平印機,采用海利斯的Dolifilo先進酒精濕潤係統,以及沒有擺動爪的飛達前檔到壓力筒的真空皮帶送紙裝置,在設計上是十分具有特色,這真空皮帶的加速印紙,沒有大型來回擺動元件,隻有皮帶鼓的正轉加速及慢速回來,這套有兩套「前檔」的裝置,第一道在飛達板前端算是「預備前檔」,到邊規拉紙定位後,真空皮帶就已定位好吸附印紙並高速將紙張往壓力筒送去,加速的速度高於第一色壓力筒表麵速度,在第一色壓力筒咬爪側才有「真正前檔」,接受來自真空皮帶送進來的印紙咬口前緣,而壓力筒雖在運轉,卻因真空皮帶的送紙速度高於壓力筒上前檔後退速度,所以會產生?在筒上前端的定位作用,才是最後前檔定位,至於真空皮帶速度高於壓力筒表麵速度,薄用紙張前緣頂於壓力筒前檔時,紙張前段隆起當緩衝,而厚卡紙不會隆起以真空皮帶滑動來抵消速度差的緩衝,隻要是張平坦不要低於60g/m2的印紙,即可十分精準的做套印工作。Harris Aurelia的另一個特色是有5支版麵墨輥,而且采用非曲柄拉動的擺動輥位移方式,沒有太大左右死點作用,因此有很厚實的印刷墨層,以及前後滿版色調幾乎沒有變化,更無墨扛條紋出現。世界上印刷機設計大多采用淋油式潤滑,而Harris Aurelia則改采無潤滑浴的黃油潤滑及手動供潤滑脂方式。但紙張太薄或不平整仍是Harris Aurelia張葉平印機的罩門。青水彩色在有了四色加上雙色Aurelia機器後,在生產安排上可說是得心應手,承印海線包裝印刷的工作大大發展,而這兩部機在操作調節上,和歐洲、日本係統的張葉平印機不同,至目前已服務15年,仍比使用23年輝煌紀錄的海德堡SP 102遜色。

1987年青水彩色步入全新裏程碑,在1986年斥資購買公司現址的2400多坪土地,並擴建麵積近1000坪的生產基地,這個位在清水鎮北麵約6公裏處的公司新址,也就是位處省道台一線161公裏南方約2、300公尺的地方,現在北方3公裏處又有國道4號西端終點,西邊不隻有西濱快速道路,再往西更有整個台中港上百米的快速道路,稍東邊約6、7公裏則有清泉崗機場,國道3號則更近一些,除了冬季的西北季風稍強之外,可以說是地理位置十分優秀,不用拐彎抹角就可到達青水彩色印刷股份有限公司門口,這可是台灣印刷廠家中絕無僅有的。廠區內設有數十部車輛停放車位,另有一片綠地植栽之外,還有一塊近20噸巨大立石,目前未有刻字。這個新基地比舊有廠房大三倍有餘,因此再添置一部小森菊倍50寸(1270mm)的四色平版印刷機,這部巨大幅麵的大水牛平印機,速度並不快,但在包裝市場上,有一寸長一寸強的說法,40寸是1020 mm而全幅有1120820 mm,往往別人印不下的工作它都能以一模排印,在取價上可有好一點的利潤,有些長版的工作,別人隻能以對開機排一模印製,大尺寸印刷機則可排二模印製,菊全排16模印件,到全張紙印機可排25模,多出50%以上的生產力。而菊倍機除了大張1270900 mm大尺寸,是2535寸的一倍多一點之外,很多工作安排也很方便。

在照相製版方麵,青水彩色也不落人後,除拍一些黑白底片製版相機,後來更買入一部大日本網屏C 431直接過網分色相機,這是光學分色的終極相機,有電腦做手插式基本資料設定,將透射幻燈片或反射稿做一次性的分色及過網,使用全色性Pan利斯過網片做藍版、黑版分色,使用正色Ortho利斯底片可以分黃版(47藍光)和紅版(58綠光)的分色過網,在1970年代中期曾流行7、8年,當青水彩色引進時,直接分色過網掃描分色已引進,經過27、8年今天已進入DTP及CTP時代,底片已全無用處!但這步C 431相機仍十分念舊的被擺放在廠房裏,這在台灣寸土寸金的年代中是少見的。而有見於大菊倍四色平印機好用,在市場也是十分搶手,才在1990年初引進第二部的大水牛菊倍六色平印機的計劃,但因運輸途中的意外因素而作罷。在業務發展對產能需求孔急之下,又自日本購入三菱重工Daiya 50寸菊倍版6色平印機,承印一些特殊大尺寸的印件,這種生產於1980年代的大水牛,對自動裝版、自動清洗橡皮布,以及中央控製設備仍然有些不足,所以裝版除了快速版之外仍要很小心的鎖緊版,否則套印上會很頭痛,形成兩部菊倍版小森及三菱重工四色及六色為核心印刷能量,加上兩部10年上下的Harris Aurelia海利斯.歐利亞4+2的六色又加一部海德堡SP 102單色機,共有10個大尺寸筒、9個菊全筒的生產體係,在台灣印刷廠中也算是很大的包裝、宣傳印刷機群。事實上,自清水印書局創業以來,活版印刷仍然維持到1994年為止,青水彩色仍保留全套活版印刷設備,從檢字、排字到活版印刷。王董回想起早期以半手工狀態生產的活版印刷,當時印刷膠輥不一定是橡皮輥,多數使用天然可熱熔水膠輥,是使用近百度的滾開水去煮膠,把墨輥芯放入筒狀輥筒外範裏,再倒入熱水膠,在冷凝下把外筒型範抽出,就有光滑麵的墨輥可用,但在當時製造天然橡膠及硫化成形技術不普及之下,隻有這種沿用自日治可自己灌水膠輥的再生,才能保持良好印刷,但水膠輥隻有4個月至半年的壽命,而且在冬天時太冷會凍結變形如年糕狀,夏天時又會變得沒有彈性如半流體狀沒有良好的傳墨狀態,因此在冬天時要將墨輥加熱使其恢複彈性,夏天時則須勤於灌注新膠輥,而水膠輥材料則可回收。這種要耗工費時才能保有良好的活版鉛印品質,到1980年代後才有合成橡膠輥,不僅具有耐候性、彈性好,而且持久性也好多,才不必自己常常動手去整備水膠墨輥。在印刷業篳路藍縷的業者逐漸凋零下,筆者心係這樣的曆程,如果沒有將它記錄下來,本刊1976年發行開始就以平版印刷為核心,根本沒有介紹活版印刷廠,要自己做墨輥灌製工作,不過1950年代,進口自德國Albert Frankenthal凸版印刷機,的確有這麽一套灌水膠墨輥的設備,也曾看到當時父輩的技師自己在燉煮軟化水膠(不知是否為動物性膠?),並在裝有墨輥軸心的範內,倒入軟流體熱水膠,冷卻再拔出墨輥使用,但很早就沒有再用,而王董在入行後卻仍在使用這套工藝。

青水彩色印刷位處台中縣海線,東隔著3~400米高的大肚山,整個生產的產業鏈並無法很方便和台中市區的加工廠配合,包括上光、貼膠及大量自動化模切、貼合到貼窗的工作,當時外銷有一種高周波貼塑膠立體罩的包裝,連上貼膠罩的高周波加熱上光,也得送到台中做加工再模切,急趕工作時得多耗1~1.5小時的車程時間,加工廠也視為畏途,所以在1994年公司決定自己引進除裝訂之外的後加工部門,包括上光機、日本三和高速平軋機、紙盒透明膠膜貼窗機、財順900型糊盒機。從UV上光、上貼膜膠到軋盒、貼窗、糊盒成型工作,都可在廠區內一氣嗬成,在搬運等候上省去很大的物力及財力。在20多年前的加工成本十分低廉,大多數用在搬運費用上,改成廠內自行生產,自然有相當多的利潤,甚至有人說平軋高速模切機,隻要把軋下的廢紙邊賣了,就足以支付人事及電力成本,相較於印刷機它不耗墨、不用橡皮布和酒精的支出。糊盒機的加工值也蠻高,上光、裱模等後加工,不一定日日有工作但開啟運作也就有賺頭。而王董隨時查看設備有無需要改良的地方,如模切機前方去廢的頂柱針,要排列有相當難度,便自己做一套可容易定位的治具,減少傾斜定位的麻煩。今到中年年紀仍喜好東改改西改改的,一部UV局部上光機的價位頗高,自己卻在印刷上光液單元設計修改而省下近百萬元,多動腦就能更有效率且越來越靈光。在後加工用45年的老活版印刷機印表單的號碼、撕開的騎縫線之用,但老師傅配上老活版機,幾十年下來有了默契,而新人已無法駕馭這門純手工的工藝,所以引進一部A3尺寸的海德堡GTO 52小平印機,附加號碼機、騎縫線軋斷線的功能,來應對這些仍有必要存在的表單及號碼工作,這部海德堡小機器采前吸式吸紙前緣,一張過了之後才能吸取第二張印紙,今天這樣的體係已經沒有這種設備,後加工仍分成包裝及書冊、表單兩線都有的齊全設備。

1999年對青水彩色印刷來說,是麵臨一個印刷設備的大轉變,因為有10個菊倍大尺寸平印機組、7個4+2+1菊全平印機組,但都是1990年之前「老一代」的手動裝版,甚至是用螺旋張版的機器,裝一套版要花20分鍾(四色機)大尺寸更久,而且裝版精度差,校版、調墨色很慢,得雇用一大批人,除非是長轉的大批量工作否則產能低,老舊機器的海利斯比海德堡SP 102單色機更不牢靠,加上短版及長版印件兩邊都十分吃虧,因為上麵所述短版耗用校版、校色每套1個多小時大水牛更久,長版印刷隻能開6~7,000張時速,產能低之外,又有很多故障、維修問題,讓王董及維修人員疲於因應。王董笑笑的說:我們維修機房裏的工具及製造設備十分完整,才能維持良好的產能。最重要的是四個廠牌的印刷機,印版尺寸及工作品質也十分歧異。為此,花費很大的資金買入一部三菱重工的Daiya 3G六色高速自動平印機,這部時速13,000張有全自動印版更換,新一代墨控及自動化橡皮筒清洗裝置的六色機,更有印版斜角微調裝置。使用之下發揮新一代平印機在短版換版、墨控精度、再版放墨、印版裝版精確定位,張力一定而印紋不變型下,容易套準又容易控製墨色的優勢,可以用12,000張高速印刷生產,幾乎是原來機器的兩倍,長時間、高效率、可靠及高品質之下,首先將年事已高的海利斯四色及雙色機汰除減少人事成本,次年(2000年)汰除了13年的小森二手菊倍四色機,2002年又汰除三菱重工二手菊倍六色機。從表麵看來十分具有份量的大機群,卻不能做到有效率管理及生產,而新一代高效率的六色機加入,可因應包裝印刷多色化要求,也因應日益少量多樣化的時代需求。

2003年起,青水彩色印刷在印前方麵有較大的變化,購入五部PC及麥金塔電腦,加上各種排版軟體做底片輸出,這是在2006年公司引進海德堡Spura Setter CTP電腦直接印版輸出機的前奏,另外在2006年也引進大尺寸Epson10600數位打樣機,有這一整套的印前係統,不僅提高生產效率,也使工作精準度向上提升不少,使用底片曬PS版因底片的伸屈對套對有相當程度的影響,而CTP張張精準,因此在2007年獲美國Adobe公司認證為APSP輸出中心。而2003年在表麵後加工上購入厚、薄紙全麵、局部上光機、全自動壓光機,把塗布麵壓光如鏡麵效果。卡紙裱合機用於印刷成品裱卡紙增厚、增強用,更有卡紙裱瓦楞紙增加緩衝性,這也使得上光及增厚包材工作更能得心應手,而不假外界之手。2007年購入財順SBL 105自動平軋除廢模切機,用於代替1994年起用了10多年的日本三和平軋機。2008年為了做樣盒,購入瑞士Zun真德電腦CAM樣盒切割成型機,2014年又買入財順550糊盒機,做小尺寸紙盒高速成型糊貼用,這些加工設備依需求去做增購及汰換,維持有效加工及成品的穩定。公司為了達到標準化生產,在2009年取得新版的ISO 9001 ( 2008年版)品質保證認證工作。

在印刷機方麵,10多年間仍以二手機為主,2004年買入德國Roland 700雙色加翻轉平印機,這個十分具有特色的不增傳紙筒構造,在第一色雙倍徑的印刷紙尾後端,使用傳遞上的吸嘴掀起第一色(麵) 印好紙張,再用翻轉咬爪伸入掀起印紙尾部做翻轉(雙咬口)的動作,是十分精巧的設計,但未能大量的使用,可能和印紙的平坦性及貼伏平整性都有關,機器很精密卻未能發揮效果,五年後售出。也因羅蘭雙色翻轉機不夠理想,2007年才又購入三菱二手單座(上下座)雙麵專用機,采用橡皮布對橡皮布雙麵軟壓印,因此機身高,而下座背麵橡皮筒上也有咬爪,而且下座的供墨、濕潤、印版皆在下方,已在日本用了13年上下,王董對此設備覺得有點奇怪,在那個年代怎麽有非連續式酒精供水方式,而采用水槽輥上有毛刷輥,用刷毛彈出水珠(近水霧)給擺動水輥,具有什麽好處?而且版麵水輥仍裝水?套方式。筆者回:以刷毛變速的供水,可用轉速做供水量大小因應,最大的好處是水槽輥及刷毛輥,因用彈水出去無接觸所以不會沾墨,而妨礙到區域有墨跡及供水變少的因素。2009年由於業務增加,又購入有18、9年的日本三菱重工3F二手四色平印機,這也是搭配原來1999年進口3G六色機,可以分擔一些四色彩色印件,相信這部機的購入價格也十分有限,端看青水的維修調節,可用新機八成的生產能力就值得的。

2014年對青水彩色印刷邁向70周年前夕,有巨大投資包括廠房、羅蘭Roland新機、第二代CTP、藥盒噴墨機、訂購德國SPS高速筒網印機等,整個投資加總在台幣1.2億以上,在這印刷業者不敢再加碼投資的年代,王董卻因隔鄰有塊7,000多萬的土地沒有買成,而特別加大自己的廠房擴建1,400多坪投資,加上購買一部卷筒紙切單張機,做為大批量包裝印刷,以較低價的卷筒紙自己切單張,可能比已裁切好的單張卡紙,還要用裁紙刀修邊省事,至少自家用好的裁切單張機,更確保客源的穩定。而且有了新廠房的2樓後,以前在印刷機房的模切、上光、裱紙、貼合機設備全部安置在2樓,同時較有空間做大印量工件的紙張、卡紙吞吐。但在多數的印刷廠漫說擴建1,400多坪,有140多坪擴建也不算多,所以青水彩色印刷也立下一個新的裏程碑,連迎接公司創立70周年古稀之慶,在十年前以95高齡辭世的王桂川創辦人,地下有知也會十分高興,青水彩色也是叔叔、兄弟分別在水裏、清水、雲林開了四家王家印刷公司,都是由王桂川老創辦人所提攜開枝散業的。

在印刷機房,先提Roland羅蘭R 700六色加上光及延長排紙架的R 706 3D LV新機,王昭明董事長說:「我挑選印刷機把性能、可靠、耐用性擺第一」,大家都知道羅蘭機做工精細、用料考究,加上獨有的傳動軸做間隔差速傳動,所以可以比別人印刷耐用一倍以上,尤其是六色加上光又有長排紙架更具其特點,所以不是買低價而是買最好用的。於2015年6月引進組裝一個多月,現在使用即平穩且以近全速印製的卡紙包裝品質非常精美紮實!在老廠一側特別隔出一個空間放置這部遠來的巨型機,和三菱重工3G六色機相比,R706加上光既穩重又結實,是以三菱3G機的一倍的速度在生產,不隻做彩印而且又加上光一體完成。羅蘭印刷公司在1970年至2000年的30年間,雙色、四色機、六色機全部以上下雙色一個印刷單元方式,直到DRUPA 2000年才推出每一個色一個單元製,采用雙倍徑壓印筒、雙倍徑傳紙筒,以七點鍾筒排列方式,這種筒排列在今天是一種普世價值,有些廠家要晚十多年才轉換成功,但所有的印刷機製造廠都改成「抗磨軸承」而不是滾柱,這滾錐軸承可以輕磨擦而且容易製造。但羅蘭工程師到今天為了最好的網點及滿版轉印、再現,仍堅持使用燐青銅最具強韌耐久性的合金銅軸承。但很多人不知道使用全麵接觸的軸承吸震能力強及能防止衝擊條痕發生,比抗磨軸承好,所以羅蘭機在出廠前一定用全麵40%黃、40%紅、50%藍網,做看似滿版三色整麵疊印的灰色演色,卻是網點演色試印樣張,OK了才可以出廠。在很多優勢,抗磨軸承隻須一滴油、就能兩、三小時不加油仍OK的,但全麵接觸的銅軸承,一定要好油、整個吸入軸心外和軸承之間,形成一個極薄而均勻油膜,做高速、吸震承重的潤滑,才可保持長久又低阻力的精密運轉,這對讀機械出身的王董也一定十分清楚。而羅蘭工程師為了保持使用全麵接觸的銅軸承,就得付出一個大代價,也就是自1990年開始,多色平印機在日本發展版位偏斜的校正方法,在三菱重工、小森公司都采用印版筒飛齒輪側做偏心0.15mm小量偏斜位移,齒輪側利用了抗磨軸承的外框有極微小的弧框做可扭曲位移,抵消滾柱的偏角失去均壓的不良現象,但日本秋山機和羅蘭機都沒有改變使用全麵接觸銅軸承,一旦偏斜造成軸心和軸承偏位抵角的不良無油膜的磨擦就容易燒損。秋山印刷機工程師改用鬆版尾夾,在版口以斜楔調節版口反夾偏斜,做印版偏斜調節。而羅蘭印刷機工程師比較大器,不從停機、版夾用斜楔去做校正,而使用各印刷單元間的傳紙筒做單邊微升降,使傳紙咬口的大小變化達到版位偏斜效果,也因為傳紙筒的作用沒有壓印,所以有的隻用滾珠軸承或滾錐軸承,對軸心偏斜耐受性大,但仍要考量齒輪的齧合也會有偏角產生,調量方麵仍有限製,但這種方式對機器傳動損傷很微小,卻有第一座本身不能動,須由咬口前檔深淺做位移,其他如二色座要調偏斜,須使一、二色間傳紙筒單邊上升或下降,若上升時是可以調到第二色單邊偏斜,但2-3色間的傳紙要反方向做下降、上升單邊做補償,才不會第二色以下皆偏位。這是一種較複雜的調節偏斜方法,卻是對印刷機不影響印刷筒齒輪的好方法。王董要我們看他為讓R 706+ L機器固若金湯,特意花費幾十萬元,購買幾十片6mm的厚鋼板鋪設在R 706+ L機台底下,使接觸麵更結實而且可擴散點或小區域的壓力,更可防止因機器長時間運作震動而產生地麵下陷,使機台失去水平及安定的支撐。王董笑笑的說:「這些錢並沒有白花,現在鋼價便宜,等20多年後機器移動了,這些鋼板仍有其價值。」這可看出主人家十分重視在16年後再進六色機的機緣。而新機的穩定性,以最高速全力運轉其機身也摸不出有任何震動感,而且操控性很好,原本裝在控墨枱上的Techkon濃度計,則被移至枱邊上操作以免妨礙工作。經過3、4個月操作師傅們也都漸入佳境,整個版麵及數百張印下來的墨色十分安定,相信在供墨係統的溫控之下,保持一定的溫度,所以印墨也可保持良好的安定黏度及流動性有關。在印刷機設計上麵,其實最難的是要防止各式各樣不同外徑、不同硬度的圓柱體墨輥、印刷筒的共震,加上有時共震並不出現在所有速度,而是階段性共震,但是高速共震發生機率偏高也是事實,所以前述的海利斯.歐利亞Harris Aurelia的供墨係統,是世界上墨輥最少條痕的平印機之一。而曼羅蘭機有百年以上製造平版印刷機經驗,對防共震及條痕發生也有獨到的地方。而青水彩色沒有用供紙、收紙枱的不停機裝置,所以仍每一堆紙更換一次印紙及成品堆。

青水彩色印刷另一對主力機是一部三菱3G六色機,它不像新R 706+L的機器具有上光一氣嗬成功能,而且用IR及熱風固化,仍采用一般自然乾燥方式以較低印速做生產,但也是全自動不假人手的退版,不用人手提起再導入新印版,三菱重工的平印機耐操性也很好,隻不過用久了條痕較多。另一部前述的雙麵專用機,隻有一個咬口、軟壓方式印刷,用來印製書版居多。在印刷機房仍擺放著一部用了45年的老活版機,已有一段長時間沒用了,王董念舊下計劃未來將陳列在2樓的曆史展示室。而替代這部活版印刷機的海德堡GTO A3小尺寸平印及多功能平印機,是一部可用3、40年的機器,目前已用了20多年!但情況仍然很好。目前的印刷機房仍有相當的空間可擴展,但往後有機會朝向數位印刷去發展,因為中國大陸在2015年實行全麵藥品監管碼,每一批藥品必須得到一定批量及序號,才能在每一件產品上列印管理,青水彩色承製一些由台灣外銷到大陸的藥品包裝盒,因此在盒子上麵也要列印這些被賦予的藥品監管碼,於2014年7月購入英國Domino數位噴墨頭,配合供紙、輸送、噴墨列印、LED UV乾燥固化再行收集,也因為很多藥盒表麵都有UV上光、裱膜到使用壓箔做材料,自然不宜用自然乾燥、熱風乾燥的水性墨,而含有VOC的溶劑墨雖可解決附著問題,但VOC會揮發出味道也是不可以的。另可使用一般UV固化但耗能較多,所以青水彩色印刷選用最環保的LED UV固化方式來列印藥品監管碼。目前承製的印件並不是很多,但已有需求也要配合才能另辟新的市場,否則這五、六百萬的投資,是否能在短時間內回收也未可知,但對青水彩色印刷也算是除了打樣之外,第一套生產型的數位列印設備。

在印前方麵有5位設計編輯人員,是於2003年進入PC、M AC平台做設計及底片輸出,到2006年購入當時新型的Spura Setter CTP,使用海德堡CTP版材,在2015年新印刷機入廠時,又更換一部Spura Setter,因應羅蘭R 706 L加上光新機,當時在引進CTP時,同時也引進Epson SP 10600大尺寸噴墨列印機做數位打樣用,現在則改由1020 mm寬幅的Epson SP9900噴墨列印機。而青水彩色印刷是以包裝盒生產為主,所以必須要有盒樣的設計,CAD電腦盒樣及圖文結構的數位影像及切割、壓暗線設計,然後用噴墨列印樣盒及數位切割,所以早在2008年就購買瑞士Zund真德的切割機,做一些紙盒設計和噴繪後的樣盒切割。這對青水彩色印刷以紙盒、紙箱、展示架、吊牌的出樣有很大的幫助,不必用手工做切割及壓暗線,而且噴墨機也可做大圖輸出,新一代R 706L也可做CIP 4的資訊連結。

在前端的紙張材料準備,除了有台中市竣田公司的高精度裁紙機之外,青水彩色印刷也走向卷筒隻切單張的方式,原本已購入一部二手的卷筒紙切單張機,因在組裝期間又有大批的工作,由國外造紙集團外包下來給青水彩色代工,因此又向台中市一家外銷世界的精創公司,采購Good Strong品牌卷筒紙切單張機,采用雙螺旋刀有更好的速度及精度,而且裁切邊十分光潔,沒有紙屑、紙粉產生,有利於印刷機減少停機洗橡皮布及供墨係統,而且印刷品不會有斑點支障發生。在廠房的2樓有很多1.5噸重的大紙卷材料堆放,看來又得忙於裁切及印刷,事實上台灣多數印刷廠容不下長達14至15米的卷筒紙切單張機,而這裏卻有新機在裁切運作,另一部二手機仍在組裝中,自己能切紙又可保有卷筒隻切成不同尺寸的彈性,而且要是文化用紙采用同一卷裁切,其效率雖低卻可保有張張都是前後張,不會有前後張會發生不同批號或不同卷,甚至紙張彈性、厚薄及其他紙性相異的變化,這對濕式套印十分不利,而青水彩色印刷的用心也是業界少有的。

彩盒印刷後的後加工,新的Roland R 706 L型,其字尾L代表著最有效率的水性上光連線,不隻不用再換機器加工,而且Roland機的上光係統十分精密高效率,更可在延長排紙架上以紅外線、熱風,將水性上光塗料乾燥固化而不用噴粉,一落印刷卡紙1.2米高,不會發生沾黏、背印,不過有些在原有三菱六色機、四色機印刷的卡紙,在2樓一共有8、9部後加工,包括財益UV上光、也有上光再壓光的設備、局部UV上光、全麵厚薄紙上光,而一部由王董自行改裝UV局部上光的印刷機,節省了不少錢是王董十分得意的改裝機,最近更買入一部厚塗布UV上光機,全套德國SPS公司筒網版印刷局部厚增上光,這是由台北專業上光廠退下來的機器,有些設備並非天天使用,卻又不能沒有,由於此次興建1400多坪廠房,才能有那麽大的空間做表麵加工,讓少數的工作人員在機群中工作。大家也要熟悉各個不同加工機台的特性操作,完成不同的全麵性、局部性上光或做裱膜工作,這也是地處非包裝印刷聚落的工廠,必須自己具備能力去處理全麵性的加工作業。在表麵加工之外,一樓有裱厚卡紙,對印刷成品的卡紙厚度不夠做雙張裱厚工作,如印350g卡紙、裱400g成750g的厚重卡紙,有的在卡紙250g之後裱瓦楞紙,如E浪、F浪,然後才做模切、糊盒。目前青水彩色印刷以財順SBL 105為工作主力,不隻模切也做去廢的工作,減少後續人工。廠房內也有兩部不同大、小尺寸的折紙、糊盒機,這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因為要因應自動化包裝生產線,成型後的尺寸精度要求較高,否則在裝配時不易順暢。在現場有大批量飲料包裝的單張扣式提帶卡,可以不用糊帖,用紙卡的軋出扣具做包覆及扣接,最後有三指伸入的提孔,讓使用者方便提取,這是國外專利的扣式外圍式卡紙包裝,而卡紙的抗撕裂力也要十分強大,才能耐得住一盒六罐鋁罐,大約3.5公斤上下的運輸、倉儲及提物重力而不致損壞,我們沒有專利權隻有紙廠一路由紙張供應、設計供應檔案,做印刷、上光及模切,全由國內印刷廠承包賺個蠅頭小利。

說到1440坪新建廠房,挑高有的達十多米,為了屋頂的散熱,采用一種雙側包覆中央通風,曲折出風口的大柱國際工程公司「風尚強的消防免電排風係統」,完全不用能源,不隻房內熱度會上升在曲折長條空間裏,向側邊又往上排升,而且也證明在火災意外時,可有效將煙塵、火焰排出。最令王董感到十分滿意的是,2015年在數度颱風來襲的強風被有效的阻擋,由兩邊側板往上排出,室內並沒有一滴漏水。另有一部3.5噸的工業用電梯,負責將大量的貨品由一樓往二樓或由二樓往一樓搬運。在另一麵南側有危險物品儲存室及一個貨櫃、貨車裝卸貨的平台,可因應大批量紙張、原料卸貨及大批量成品運出,整體廠房建坪已達二千多坪,而目前的消防法規十分嚴格,要設有足夠的警告係統,更要有足夠的灑水係統之外,一些安檢工作也十分繁重。而今天重視員工的方便,一定坪數以上就認定未來一定有多少人員會在場內工作,在這分配之下,有5、60間的廁所,而水龍頭也同樣是一整排有5、60支分散在工廠四處,王董笑說:目前每一個工作人員分得一間廁所仍有剩餘,但法規如此規範又能如何?

青水彩色印刷在王昭明董事長的領導下,仍是一家族公司,女兒及侄兒王世亨也在身邊,而70歲高齡的王昭明大哥,事無巨細都在掌控之中,員工也自己培訓,雖年已過古稀卻仍愛思考、愛動手做的心願,一本初衷的勤奮做事,承繼乃父一輩子勤勞實踐之風骨。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_www.3648.com

  • <kbd id="marmeta" ><rt id="marmeta" ><bdo id="marmeta" ></bdo></rt></kbd>
  • <source id="marmeta" ></source>

    <b id="marmeta" ></b>
  • <b id="marmeta" ><acronym id="marmeta" ><meter id="marmeta" ></meter></acronym></b>

        <del id="marmeta" ></del>
        ,